至正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至正案例||炒貨買賣多,交易需謹慎

發布時間:2020-04-16 10:57

案情簡介


多年來,原告作為賣方與被告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建立了瓜子買賣合同關系。雙方采取滾動供貨、滾動付款方式進行交易。2015年10月22日,原告與被告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營業執照登記的經營者俞某冬對此前買賣交易情況進行賬務對賬。經協商,雙方同意對拖欠款采取去零求整的方式加以確認,俞某冬出具欠條確認其尚欠原告貨款為35萬元整。出具欠條后,被告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并未支付該筆欠款。


被告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營業執照登記的經營者為俞某冬,但實為俞某冬與被告婁某某夫妻倆及兒子俞家某三位家庭成員共同經營,三被告應對其外欠債務承擔共同清償責任。

法院判決


經法院查明,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的經濟性質屬個體工商戶,經營范圍包括瓜子加工、銷售,俞某冬、俞某冬之妻婁某某、俞某冬和婁某某之子俞家某共同經營。原告邸某某曾經向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供應瓜子原料。2015年10月22日,經邸某某和俞某某就之前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欠付貨款進行結算,俞某冬向邸某某珍出具欠條1份,欠付貨款350000元。2015年12月24日,婁某某通過網銀轉賬向邸某某付款100000元,于2016年1月6日通過網銀轉賬向原告付款60000元,俞家某于2017年1月10日通過銀行轉賬向邸某某付款95000元,共計付款255000元,欠付貨款95000元。現原告邸某某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被告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婁某某、俞家某給付貨款350000元,并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1.5倍自2015年10月23日起承擔利息。


本院認為,合法的買賣合同關系應當依法予以保護。原告向被告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供貨并由該炒貨廠經營者俞某冬向原告出具欠條后,應當由被告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向原告承擔貨款給付義務,向原告給付其余貨款95000元,并自出具欠條次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承擔利息。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由俞某冬、俞某冬之妻婁某某、俞某冬和婁某某之子俞家某家庭經營,上述貨款應當由俞某冬、婁某某、俞家某亦承擔償付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六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二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零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42條、第44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及其經營者俞某冬,被告婁某某、俞家某給付原告邸某某貨款本金95000元,并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自2015 年10月23日起承擔利息,限本判決生效后10日內付清。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悟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7672元,由原告邸某某負擔4672元,被告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及其經營者俞某冬,被告婁某某、俞家某負擔3000。


辦案報告


邸某某多次向西安市未央區某某炒貨廠(以下簡稱“某某炒貨廠”)供應瓜子原料,俞某冬系某某炒貨廠的經營者。


2015年10月22日,邸某某和俞某冬就之前某某炒貨廠欠付貨款進行了結算。俞某冬向邸某某出具欠條1份,寫明欠付貨款35。出縣欠條后,某某炒貨廠并未支付該筆貨款。故邸某某將某某炒貨廠、婁某某(俞某冬之妻)、俞家某(俞某冬之子)訴至法院,訴請給付貨款,并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1.5倍承擔利息。


2018年9月23日邸某某與本所簽訂《委托代理合同》。接受委托后,本所指派謝萬樂律師處理本案。經謝萬樂律師仔細了解案情,多方搜集證據,研究出最佳的訴訟方案。2018年10月8日,至甘肅省民勤縣人民法院立案,使本案順利進入訴訟程序。


2019年3月15日,甘肅省民勤縣人民法院作出(2018) 甘0621民初2546號《民事判決書》,判決某某炒貨廠、俞某冬、婁某某、俞家某給付邸某某貨款本金95000元,并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自2015年10月23日起承擔利息。


此案現已代理終結,邸某某對此結果表示滿意并表示感謝。


掃一掃在手機上閱讀本文章

版權所有? 至正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技術支持: 新絲路網絡
新浪财经 上证指数